笔趣岛 > 凌天战尊 > 正文卷第3609章钱树桓的质疑
  说来也巧。

    万年前,钱树桓成就上位神灵后,离开钱家,离开临山城,加入了东岭府的一个神皇级势力,在里面干着书阁打杂的活,属于那个势力的杂役,地位低下。

    然而,虽然地位低下,但毕竟是身在神皇级势力,还是能听到不少事情的。

    如天耀宗,便和钱树桓所在的那个神皇级势力走得比较近。

    准确的说,是钱树桓所在的那个神皇级势力,对天耀宗有所巴结,因此和天耀宗多有过往,以至于连钱树桓这样的杂役,都听说了天耀宗内的不少事情。

    天耀宗月影谷谷主是叶北原,钱家家主钱跃进知道的这一点,钱树桓同样知道。

    而钱跃进不知道的,钱树桓也知道。

    其中,就包括天耀宗月影谷谷主叶北原门下只有一个弟子,且在三十年前殒落了,后面没再听说叶北原还收过徒弟。

    “据说……叶北原大人,在丧师爱徒之后,便进入了位面战场,至今不曾出来。”

    这,也是钱树桓所知道的。

    而正当钱树桓思绪飘飞的时候,钱家家主钱跃进,已是来到钱家二少爷钱飞的身边,看着钱飞厉喝出声,“孽子,还不跪下?!”

    跪下?!

    钱跃进这一开口,不只是钱飞惊呆了,便是其他人也愣了一下。

    不过,当其他人反应过来,又是忍不住心中暗赞钱跃进的英明之处,跪下,无疑是一种深度的服软方式。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钱飞和天耀宗弟子之间不是误会,只要事情有回旋的余地,天耀宗弟子应该也不至于死咬着不放。

    “父亲……”

    不过,其他人可以理解,作为当事人的钱飞却因为身在其中,而无法理解,甚至没在第一时间跪下,立在原地,呆怔的看这自己的父亲。

    在钱飞看来,在外人面前跪下,是一种非常屈辱的方式。

    只是,钱飞话刚出口,钱跃进便有了动作,直接压迫钱飞跪下,在发现钱飞想反抗的时候,更是冷声传音提醒:“不想死的话,就给老子好好跪着!”

    “老子是你父亲,难道还会害你?”

    这时,钱飞方才如同被一盆冷水当头泼下,清醒了许多,老实的跪伏在段凌天的面前,头垂下,不敢让对方看到他显得狰狞和不甘的面容。

    因为极度不甘,以至于钱飞的身体都在瑟瑟颤抖。

    “段少爷。”

    这时,钱跃进才面色谦卑的看向段凌天,拱手问道:“却不知,我这孽子如何得罪了你?”

    随着钱跃进开口,其余人,也都一起看向段凌天,都想知道钱飞是如何不长眼,得罪了这位来历大得吓人的天耀宗弟子!

    特别是孟家、云晨宗和天武宗的人,刚才听到一个钱家人对钱家老祖宗钱树桓说的话,方才知道眼前的紫衣青年不是寻常天耀宗弟子。

    他,是天耀宗月影谷谷主叶北原门下弟子!

    三家的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叶北原是谁。

    但,三家的领头人,却都听说过,知道那是天耀宗内的一位大人物,其本身也是一位实力强大的中位神皇,早年就在东岭府闯下了赫赫威名,只不过近些年来很少出世,以至于现在东岭府内的很多人都不知道他。

    “无尽大山,段家庄南庄,与我有些渊源。”

    段凌天目光平静的看着钱跃进,淡淡说道:“你可别跟我说……这件现如今在临山城内已经不是秘密的事情,你钱家家主不知情。”

    其实,早在听到段凌天前面那句话的时候,钱跃进的脸色,便彻底变了。

    哪怕是那正在瑟瑟颤抖的钱飞的身体,也在顷刻间僵硬住了。

    他们都被吓到了。

    做梦也没想到,这个来历大得吓人的天耀宗弟子,这一次来,竟然是为那无尽搭讪的一个小村庄的分支出头!

    那么小的一个小村庄的分支,竟然能和天耀宗高徒扯上关系?

    这一刻,不管是钱跃进,还是钱飞,都一度兴起质疑,质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唰!

    钱秋的脸色也变了。

    灭段家庄南庄的时候,跟在钱飞身边的他也在场。

    甚至于,段家庄南庄那两个势力比较强大的十方仙帝、半神,都是他出手将之抹杀的。

    至于其他人,则是铁家庄的人动的手。

    而其他人,除了钱树桓以外,但凡知情之人,纷纷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钱飞前段时间,为了一个小妾,灭了那无尽大山中的段家庄南庄满门……这件事,还一度在临山城成为热闻。”

    “谁能想到,这件在大多数人看来只是‘兔死狐悲’的小事,竟然牵扯到了天耀宗弟子……而且,还是天耀宗月影谷谷主叶北原的弟子!”

    “钱飞死定了!”

    “如果段家庄南庄没什么后台,倒也罢了……现在,来了这么强硬的一个后台,他死定了!”

    “其实也未必……还要看段家庄南庄和这位段少爷是什么关系。或许,关系不深呢?又或许,这位段少爷,其实跟段家庄南庄没什么关系,只是听说了这件事,想要借机敲钱家一笔呢?”

    “倒也有这个可能。如果真能和段少爷扯上关系,那段家庄,也不至于还屈居在荒芜的无尽大山之中。”

    ……

    围观众人,不管是钱家的人,还是另外三家的人,都忍不住一阵窃窃私语。

    言语之间,有的觉得钱飞死定了,有的觉得还有回旋的余地。

    “段少爷。”

    这时,钱家家主钱跃进也终于是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脸上强行挤出一抹勉强的笑容,“段少爷,却不知……您和那段家庄南庄,有什么渊源?”

    如果换作是一个寻常钱家子弟,他都不用问,直接就出手将之抹杀,给眼前之人一个交待了。

    可问题是,现在当事人是他的儿子,亲生儿子!

    他虽然有两个儿子,但最疼的还是现在跪在他身边的这个二子。

    “我知道你的想法。”

    段凌天淡淡扫了钱跃进一眼,“你是想着,如果我跟段家庄南庄渊源不深,便用其它东西来熄灭我的怒火,而非让你儿钱飞以死谢罪?”

    钱跃进沉默,他确实存有这样的心思。

    不过,现在段凌天出言点破,也让他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段凌天接下来的话,也正好验证了这一点:

    “今日,他必死!”

    “当然,你想保他也可以。不过,你,乃至钱家,都得想好……一旦踏出这一步,不管是你,还是钱家,便没有回头路可走!”

    段凌天开口表态,同时也适当的给了钱跃进一个警告,原本平静的目光,也变得深邃了不少,看得钱跃进脸色连连大变。

    “家主!”

    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钱家众人也是骤然变色,马上就有一个钱家长老站出来,沉声请命:“请您以家族为重!”

    “家主,请您以家族为重!”

    “家主!”

    ……

    钱家众人,除了包括钱秋在内的少数几人,纷纷躬身向钱家家主钱跃进请命,明显是想让他出手,将钱飞杀死,以平息段凌天的怒火。

    钱跃进面色苍白如纸,仿佛在刹那间苍老了不少,随即他看了身侧跪伏在那里,身体瑟瑟颤抖的儿子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之色。

    而钱飞,正好抬头看到了他父亲钱跃进决然的目光,以及他父亲那抬起来,并且开始蓄势的手,一时被吓得面无血色,“父亲,不……不要!”

    “虎毒尚且不食子,父亲,您不能杀我!”

    钱飞声音颤抖,语气间满是惊惧。

    不过,当他发现钱跃进面色决然,不为所动以后,又慌忙看向钱秋,“秋爷爷,救我!”

    呼!

    而几乎在钱飞话音落下的瞬间,钱秋动了,一个闪身出现在钱跃进的身前,拦住了钱跃进。

    “秋长老!”

    钱跃进面色苦涩,这位秋长老对他儿钱飞的感情,他自然知道,不比他这个做父亲的差。

    他,本能的以为,这位秋长老想要保他儿子,所以语气也变得苦涩了许多。

    正当钱飞见此目光一亮,而钱家众人脸色都变得难看,就想要喝斥钱秋,让他别因为钱飞一人,拖累整个钱家的时候。

    钱秋,先一步开口了,“家主,灭段家庄南庄之事,我也有份……我亲手杀死二少爷后,会自裁当场,以平息段少爷的怒火!”

    钱秋这一开口,钱家众人的脸色方才缓和下来,但更多人则面露惋惜之色。

    钱秋,是他们钱家的神灵强者。

    一旦死了,便相当于他们钱家要失去一位神灵强者。

    这一刻,他们看向钱飞的目光,也变得越发的厌恶了起来……这个纨绔子弟,自己害死自己也就算了,竟然还要害死他们钱家的神灵强者钱秋长老!

    “秋爷爷!”

    原本看到钱秋站出来,还以为自己有望逃过一劫的钱飞,听到钱秋的话,彻底傻眼,转瞬之间,脸上、眼中布满绝望之色。

    呼!

    钱秋抬手,神力汇聚,风云动荡。

    “等等。”

    正当钱秋要出手抹杀钱飞的时候,一道声音响起,制止了钱秋。

    却是一直没说话的钱家老祖宗钱树桓开口了,同时他看向段凌天,面色严肃的问道:“阁下真是叶北原大人门下弟子?”

    “可据我所知……叶北原大人门下唯一的弟子,已经在三十年前就殒落了。”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