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不能相信的恶魔 > 第七十五章【神兽的心思你别猜
   秦王双手背在身后,侧着头,方佳薇只能看到他四分之一的脸:“孤知道她,你们退下。”

    “是!”齐刷刷的一群。

    墨夙没有再看他们,踩着小莲步急步走过去就弯下腰扶起了方佳薇,轻蹙着眉一脸担忧:“佳薇,可摔疼了?”

    “啊?啊啊~没、没事。”方佳薇赶紧摇头,也许真的是秦始皇的气场过大,她不由自主地往墨夙的身后缩了缩,企图让对方藏住自己的身影。

    墨夙很快就意识到她的胆怯,善解人意地微笑,虽避开了一些,却若有似无的以一种保护的姿态挡在了她的身前,转过身轻声细语地唤道:“阿政怕是首次见到佳薇吧。”

    可对方沉默几秒后,彻底地背对了她们,声音严谨沉稳:“孤对她没兴趣。先生若无事,亦可先行离开。”

    那一瞬,墨夙的眸中显然闪过了一丝犹豫和悲哀,很快便掩盖了过去:“那,吾先行告退了。”说完也没有迟疑,松开扶着方佳薇的手,双手手掌重叠在身前,柔和的笑脸上,笑意全无,“佳薇,随我来吧。”

    “啊…嗯……”

    被皇帝气场吓到的惊慌迅速地化为对朋友的担忧,她侧过了头,跟在了墨夙的侧身后,亦步跟着,直到感觉周围没人了,才凑过去唤道:“墨夙,你——”

    “嘘……”墨夙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嘴唇上,微微摇摇头道,“先别说话,隔墙有耳。”

    “可是这里已经没人了啊。”说话间,她还望了望四周围,安静地连鸟叫声都没有。

    “此处是宫廷,”墨夙垂下了眼帘,半掩去眸中流连出的复杂,“一步错,便是地狱。于你而言,过于危险了,我不敢赌。”

    再怎么华贵美丽,再怎么百花盛放,终究…寂寞如斯。

    人心复杂,口舌相争,暗箭难防,一句无心之言,随时会变成杀身之祸的依据,这就是皇宫。

    墨夙迈步的动作突然一个停顿,下意识地抚了一下额头,尔后转过首面向方佳薇淡淡地微笑道:“我唤人先送你出宫,日后若…得闲,我必定再来看你。”

    后者瞥了她一眼,做出一副胆小的表情:“别是端木祺就行。”

    “嗯,他…有些不方便。”

    “他出什么事了吗?”顿了顿,方佳薇突然伸出手紧抓住了她的胳膊,一脸严肃,“还有,你出了什么事?我还是帮不上忙吗?”

    被冷不丁地抓住,她的笑容几不可见地僵了一下,很快却恢复如常:“佳薇所言为何?”

    “……未来的你除了没表情就是微笑,很少会生气,不…与其说是生气,倒不如说是很普通的不高兴。你对人太好,好到明明被欺负了,却还能笑着去应付,演技好到可以去拿奥斯卡。就像你这身衣服,你喜欢白色,喜欢一切从简,所以就算我夸你漂亮,你还是一点都不觉得高兴。”说到这,方佳薇的眉头蹙地更紧,近乎咬牙切齿,“端木祺不可能不陪在你身边,你的要求他也不可能拒绝。‘你’说过你陪了秦始皇——就是嬴政很长的一段时间,你说你们是朋友,可是他对你的态度,太冷漠了!这是朋友吗?都跟仇人差不多了!”

    “那是源于你,佳薇。”她苦笑,满满都是无可奈何,“阿政是大王,立于普通百姓跟前,你指望他要如何随意?难不成当着你的面,与我谈论风雅么?”

    “诶?”话音刚落,方佳薇愣了愣,半响后难以置信地大叫,“搞半天他只是在摆架子!!!!!!”

    “休要胡喊!”墨夙吓地立刻上前捂住了她的嘴巴,笑容更显无语,“此处仍在皇宫范围内,你如此大吼地说大王不是,是等着被砍头么?”见对方反射条件地自己捂住嘴,墨夙忍俊不禁地笑了一声,道,“好了,快些出宫吧,不然你如此贫嘴,这一段路,还不知要惹出多少祸端来。”

    闻言,方佳薇立即如小鸡啄米般猛点头。不过…这么人性化的墨夙……果然好不习惯。不…想想其实挺好的,好过在未来,她都不知道墨夙的脑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其实现在她也猜不准墨夙在想什么。

    墨夙只送她到偏门,前面是一望无际的露天长廊,密不透风的红漆围墙,寂寥到毫无生气的路,简直就跟…走在通往地狱的路一样阴森恐怖。到了偏门,奇怪的是,接手方佳薇的,是被墨夙指唤的一只妖,而不是想象中的带刀侍卫或许端木祺府上的人。

    方佳薇很相信墨夙,不止是因为墨夙的判断力一向比她强,还有就是因为…她们是朋友。所以她忘记了去问,墨夙要把她送去哪里,也忘了问,为什么墨夙要让一只妖来送她,而不是以官的身份指唤侍卫。

    更不知道的是,在目送她的身影消失后,墨夙从衣袖的暗袋中摸索出的一块手帕。那是多年前,方佳薇突然之间“消失无踪”时留在房间里的留言,因为这个时代还没广泛使用纸墨,所以这个“留言”,是用胭脂写的,怕写不清,字还写地特别大,不至于搅合在一起。

    可惜的是…方佳薇写的是简体字,墨夙看不懂。

    而这块看不懂的“留言”,墨夙留到了现在,并一直随身携带着。

    彻底不同的字体,从未见过的字体,未来…陌生地几乎让她恐惧。透明的液体滴落,糊了这片血红的字,可天…并没有下雨。

    ******

    “夙儿,你的运气总是好到让孤惊叹。”

    夜晚,跪坐在密封的房间内,墨夙面色平静地凝望着矮桌上放着的铜镜,语气更是平淡:“人类才有运一说,运…从来都只有人类才能掌握,而神的命运,却是由天道来定下。”

    呈现多边形的宽大房间,四周点满了长灯蜡烛,矮桌、茶具、衣柜、屏风以及睡榻,一应俱全,齐全地…就像牢笼。她看着铜镜中模糊的自己的脸,虚幻地仿佛随时都会消失。

    “那你不向你那所谓的朋友求救么?求求她…将你的命运自孤手中夺去。就像端木祺一样,一次又一次地企图夺走你。”

    “可祺这般做法的结果,便是重伤在你身边的一群术士手中,同时让我陷入更深的牢笼。”从喉咙中硬挤出的声音带了丝哽塞,她闭上了眼,自然放置在腿上的双手,紧握成拳,“秦王,你不该如此作为。”

    “孤是大王,六国覆灭,天下早已归孤所掌握。君权神授,你的到来便是最好的证明。孤办到了,燧人氏、伏羲、神农三皇以及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五帝都办不到的事,孤办到了。而你,却要在此时弃孤而去,如此冷漠,如此无情,孤…又该如何作为?”说到最后,隔着门板传来的声音,已经带上了愤怒。

    他站在了那间“牢笼”的外面,从几个月前开始,他就从未进去过,背对着那贴满了黄符的木门,过了很久、很久,才再次传来那柔和…却冷淡至极的声音,她说——

    “白泽只辅圣人贤臣,自几年前你仅因我的身份被怀疑,便毫不犹豫地赐死了一名婢女后,你便开始变了。你不再是我当初相识的意气风发的阿政,你是王,是一个残忍霸道的王!比吾见过的任何一位君王,都让吾感到可怕。”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