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豪门逆袭 > 27趁人之危(上)
  任周接起电话,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很镇定,但是话语还是能听到一丝焦急。对方提议将香溪项目打包出售,而另外两个项目,一个由于在规划中一个一期基本售罄,二期三期搁置,所以暂且不动工。这样的话龙新房产不复存在。

    任周对这个提议并没完全接受,并回复要考虑一下,随后就挂掉了电话。他和云鼎的几大股东视频会议沟通清后,做出了执行层得部署。他千算万算没有将冯音音算在内,最后造就了一个火辣辣的烫手山芋,扔不舍得,不扔烫手。

    冯音音已经请假三天了,公司这种情况去和不去没什么区别,干脆在家睡大觉。对此,企划部另外两人也效仿此种“善”行,只留王程一个顶着。领导就是用来牺牲的,这个时候不需要培训,大家都无师自通。

    说来奇怪,一件事物想变好要经过漫长的努力达到质变,而想要变坏分分钟就ok了。龙新的状况就是这么急速恶化的,办公楼里都有一种衰败的无力感。

    王程在办公室里也无事,不过是等着上级通知,处理下供应商的电话。听到龙新房产的消息后,所有合作的物料等供应商都急了,他们还有一些款项没收回来。王程没接到具体的消息,凭着平常喝酒打下的交情,左哄右哄算是劝住了先等等。

    这边手机刚挂,办公室的内线电话就响了起来。王程一看号码是总裁秘书室的,连忙接起来。刚接起就听见总裁秘书董娟的声音传来。“王经理,十五分钟后五楼会议室开会,请不要迟到!”语气刻板,比冯音音那个甜妞的声音差远了。王程应承完,在心里撇了撇嘴。

    这边王程的脑子动了起来,看来是要有结果了。整了整衣服,王程昂首阔步的走向会议室。走到会议室门口,才见到会议室里人少的可怜。这些人见到王程,都面带苦涩的打了招呼,就沉默了。

    王程坐在后排扫了一圈,发现这次来的基本都是文职类高管,营销体系的高管层只来了她自己一人,可悲可叹啊;孽情,旧爱我要你!!

    还是这个会议室,一个月前群情激奋的声音放佛昨天,当晚还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今天就成了如此局面,寡淡的情景连喝汤都尝不出滋味了。

    不一会董事长魏俊豪带着集团高层走了进来,看情形,房产公司的高层从总经理、副总到总监几乎全员覆灭,除了建设副总和设计总监还在,真是可怜至极。

    王程相对冯音音来说,最大的优势可能就在年龄上了。经历的多了,不会把工作上的感情投入太深,否则这种多变性不可控的因素太多,她也曾深受其害。越成熟,看的越开。在场的管理层也一样,留在这虽然一方面是因为感情,另一方面还是想从转折中重获机遇。

    “各位家人们,今天能在这见到你们,说明你们还是对龙新有着深厚的感情的。”董事长魏俊豪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一张国字脸上神情焦灼,带着明显的疲惫。

    “此刻,我代表集团公司感谢你们的坚守。”说完,他带着高层向台下的众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原本50几人的管理层,只剩下一半。

    “今天如各位所料,是给大家一个交代的。香溪项目将完整打包易主给云鼎投资,而丁香谷和格林威治项目暂告停止运营。”他一说完,台下就响起了一片议论的声音。女士中有感性的,已经传出了哭声。而男士高管则在交流该如何抉择。

    魏俊豪看此情况,并没有制止,给大家一段反应的时间后,他继续说道:“我知道,可能所有人都在想为什么集团公司不重新打造房产公司,而是将项目资源交出。对此我想说,这是集团董事会的决定,事关所有股东的利益。”

    “也许有人还在想,云鼎会如何去发展香溪项目,你们的去留该是如何?在这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大家,想继续留的,可以继续留下。龙新房产也还将存在,云鼎投资将以收购的方式注资龙新房产全资管理。龙新集团已经在少几成收益的基础上,为各位及龙新房产的全部员工取得了留下的许可。这是龙新集团能为各位做的最后一点事情,请大家仔细考虑认真选择。”魏俊豪一字一句,说的很慢,每个字每句话放佛都是割肉般吐出。

    会议室很静也很沉重,这样的情况目前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了不是么?

    他说完很久,所有人都没动,直至会议主持人说会议结束,众人才陆续退场。这样的结果出现,意味着以后的龙新房产虽然还存在,却真实剥离了龙新集团,再无瓜葛。

    魏俊豪将其他高层一一打发走,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回忆着这里曾经做过的重大决策,曾经有过的辉煌盛世。这一刻,他一下子老了十岁。在没有了众人前得强撑之后,他整个人都萎顿了。

    冯音音接到王程的电话后,正在熬汤,熬她最喜欢的十全大补汤—鸽子汤。她放下手头的东西,静静的听着王程的电话,这一刻终于还是来了。

    一切都变了,一切又看似没变。一个城市里,一个公司里,有的人走,有的人留,都是很正常的,很正常的。她默默的告诉自己,可即使这么想着,她心里的酸涩却还是溢出来,打湿了眼角。

    她知道自己又软弱了,又被情感左右了,可是又如何才能不在乎。这是她为之付出三年青春的公司,为什么是这样的结局。

    冯音音无力的靠在墙上,只觉得累,不想动。在她心里,云鼎接手龙新房产的事情已经完全被忽略,在她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原来的龙新房产不在了,而那些曾经关心她帮助她的人也不在了。这是丽江事件后,冯音音积蓄已久的情绪第一次爆发。

    她用来寄存温暖的地方再次被摧毁,一颗被封闭了的心再次无所适从。她慢慢的爬回床上,踢掉鞋子,蜷缩在被子里的她感觉到了安全。她的世界终于全部坍塌,只剩下这点微弱的温暖。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