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豪门逆袭 > 100以暴制暴
  冯音音一路走一路偷偷的抹眼泪,没多会就发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在最低层次的物质需要面前,精神层次只能退而求其次。冯音音也不知道自己是回去还是怎样,找路人借个电话向王程求助?啊,还是等会吧!告诉王程就等于告诉任周,冯音音现在对自己的损友是一点信心都没了。

    任周寻找冯音音并没花费很久,因为她一直沿着路边走,目标倒是挺大。只是他一直驱车跟在后面一点,没有立即上前。他远远的就看到冯音音抹眼泪,心里还泛着酸呢!哼!

    而他出现时,正是冯音音左顾右盼,终于坚持不住打算给王程打电话时。他什么话也不说,在冯音音的诧异中将她拉上车,然后开车直奔半山湾畔——他家。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冯音音问。

    任周没回答,扔过手机,对她说:“先看看你自己!什么都没带,打算离家出走么?”

    “我愿意。”冯音音小声嘀咕。话虽这么说,她还是接过手机,通过前置拍照的画面看了看自己。除了眼睛红点,睫毛膏晕了点,其他的还好吧。她用纸巾擦干净眼角,正了正心神。

    任周听到她那句“我愿意”,真想把她扔到路边。他忍了忍,还是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只是嘴角的线条依旧板着。原本就曲线分明的侧脸,此刻更是像被刀刻出来一般冷厉。冯音音偷瞄了一眼,然后悄悄了。

    两个人开始比拼沉默,在这样的气氛中,冯音音一直望着窗外,任周专心开车。

    等到车开出市区,冯音音察觉到外面的景色不对,开口问:“这是去哪?下午还要上班呢!”

    “我下午亲自给你安排工作了。”任周头也没回,冷冷的说。

    “我要回去!”冯音音听他这么说,毫无接受的意思。

    “怎么,给我工作还要选个地方么?”任周转头,嘲讽的说。

    “停车!停车!”冯音音气急败坏的要求道。任周无视,加速朝目的地开去。冯音音推了推门锁,是总控的,只有任周能打开。

    “怎么,见了前男友伤心的连命都不想要了么?”任周看到冯音音这个样子,心里更是愤怒;带着儿子在末日开农场。

    “我愿意我愿意!不要管我的事!”冯音音完全不淡定了。

    任周没答话,怒气已经临近爆棚。到了半山别墅门口,他一停稳车,就从副驾驶的位置拉出冯音音往楼上带。冯音音死命的挣脱,可是男人的手臂力量不是她能抗衡的。没办法她就只有踢踢打打,嘴里也爆出了各种不好听得话。

    “放开我,你这是绑架!”“离我远点!”……

    只听见“啪”的一声,冯音音的反抗终于发挥了作用。冯音音长着小嘴,眼里都是震惊,呆呆的看着任周。刚才是她打了他么?她第一时间想的是,她不是故意的。十秒后,她就直起腰板了。谁让他不放开她呢,握的她手腕都疼了。

    任周在那一刹那也没反应过来。他看着冯音音原本震惊的神色逐渐转为若无其事,积攒的怒气喷薄而出,下一秒他就矮身将冯音音扛在了肩头。

    “喂!任周,你干嘛!”在冯音音的大吵大叫中,任周扛着她快步上楼。而半山别墅的宋管家和几名佣人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现场直播,宛若石化。半山别墅的宅子任周买下后,在这的除了这里的工作人员,和任周有关的女人好似灭绝了。而此刻,他扛着的那个,还在挣扎的,好像是真的女人。

    任周将冯音音泄愤的扔在了他的大床上,一直吵闹的冯音音则被摔的晕头转向。索性床很软,她除了被倒置后的头晕,倒也没什么事。

    可就在这时,任周扯下领带,扔到一旁,然后欺身上前,将冯音音压在身下。

    肆无忌惮的吻铺天盖地的袭来,冯音音一点办法都没有。她不满的话语被任周吞进嗓子里,他的眼里是她不知所措的倒影。

    任周强壮有力的手臂紧压着冯音音细嫩的小胳膊,他厚重的胸膛抵着冯音音的柔软。冯音音不安的摩擦下,任周的热情被快速点燃。他很快就有了反应,他下腹灼热又坚硬。

    冯音音自然也感觉到了抵在她小腹的东西在蠢蠢欲动。委屈,着急、无力摆脱的她,眼泪渐渐的流了下来。和任周的吻一样,毫无保留,肆无忌惮。此刻,她只是她,和任何人都无关。冯音音从心底感觉自己委屈,哭声里有她一个人在这个城市里奋斗的不容易,有她和宁远分手时的自怨自艾。

    这些情绪袭来时,她放任自己面对,再不躲藏,大声的哭了出来。她将刚才和宁远争吵时还没来得及发泄出来的情绪,一股脑的哭了出来。

    任周很快就尝到了她泪水的咸度,这个时候,他的情绪也随着冯音音的痛哭宣泄了出来。他停下了动作,将她拉起,抱在了怀里,然后哄孩子般轻轻的吻着。这个吻徐徐的布满了冯音音的眼角,将她的眼泪都吸纳了进去。

    “放开我!你个混蛋!”冯音音口齿不清的说。一边说,一边不让任周抱着。你妈,哄小孩么!打一棒子给个甜枣。姐刚才差点被强了,你别想就这么混过去。她一边哭,一边愤怒的想。

    “气我的时候打我的时候,都忘了?”任周就是不放,低喘着在冯音音耳边说,语气喑哑,像轻拨大提琴的弦音。他半敞开的衬衫里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浑身上下透着欢好的气息。

    “别动!再动,我可保不住自己能不能控制住。”任周咬着冯音音的耳朵,用滑滑的舌头轻触冯音音的耳垂,惹的冯音音一阵轻颤。

    冯音音现在骑虎难下,打吧,打不过,一切比力气的都是白费劲。此刻,她只有巴着人走的胸膛大哭着,将鼻涕眼泪利用彻底。

    楼下的宋管家和女佣常姐先是听到打闹的响声,然后就传来一阵大哭的声音。第一次听任周的墙角就如此劲爆,搞得他们都有点不好意思。年轻人啊,还真是大胆直接!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