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豪门逆袭 > 188消失
  冯音音得到任周的肯定,开心说道:“是吧!是吧!你以前吃过这些东西么?”

    “没!托你的福,今天吃到了。”任周笑着答道,一双桃花眼浸润了蜜糖般,看的冯音音心里软乎乎的,真想吻一次那双灵动又风趣的眼眸。

    冯音音哧了一声,转过神,觉得有些没脸。怎么就被他给勾的这个样子,自己这定力也太差劲了。

    任周却没发现这些小弯弯绕,今天他和冯音音是难得的一次约会,心情畅快,眼角眉梢都透着愉悦。话说他这样情绪不常外露的人,笑起来确实风光霁月般明快,而配着那副风流皮相,确实惊艳。

    任周见冯音音不再答话,伸手上前将冯音音脸颊边的发丝轻柔的给她别到了而后。他的指尖微凉,冯音音感觉被他手指拂过的那边脸像充血了般火辣辣的烧了起来。为了掩盖这种窘迫,她不自然的用手碰了碰头发,刚被任周别好的发又垂落到了脸旁,总算遮挡住了那半边火烧云般的晕红。

    “你还想吃不?”冯音音找了个由头又把鸡排递了上去。

    任周接过,看着冯音音的眼,在冯音音刚咬过的地方吃了一口。饱满的唇,微翘的唇角,红润的唇瓣,这样简单的一个动作又让冯音音有些想入非非。

    这给他吃的不行,不给他吃的他又乱动,冯音音这下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还好服务员的出现解救了她,她们的老碗鱼端了过来。

    “二位慢用;神道昌盛!”服务员殷勤的帮她们把菜摆好又添了茶水,这才离开。

    看着碗面上浮着的红油,冯音音这才想起来一个关键问题,赶忙问道:“那个,你能不能吃辣啊,这个有点辣的!”冯音音有点内疚,她光顾着自己了,压根就没想到任周的问题。

    “可以吃一点,我尝尝。不行就再点几个菜!”任周笑道。他倒是一点都没觉得被冷落,他很少吃辣,但也不是一点都不能沾。况且这是冯音音心心念念的菜,他也想尝尝味道是否如她所说一般让人回味无穷。

    “好吧!”也只能如此了,冯音音有些歉疚的看了任周一眼,轻声说道。

    任周原本就没注意这个问题,而收到冯音音的致歉,任周的心像被塞满了海绵,软软的,满满的。能被她想起这点他就很知足了。这是冯音音第二次主动去关心他的想法他的喜好。比起第一次的道歉。这一次他更为感动。

    “快尝尝,是不是以前的味道。”任周催促道。

    “嗯!”冯音音乖乖吃了一口,味道没变,辣。鲜,香,回味无穷。“嗯!好吃!你也尝尝!”冯音音被辣的吸了口气,对任周说道。

    任周闻言吃了一口,刚入口,他就被这独特的辣味给镇住了,勉强吃了一口,就放下了筷子,说道:“好辣!”

    冯音音见状赶忙把水递给他。然后叫来服务生又点了几个素菜。

    随后,这份鱼基本是冯音音一个唱独角戏了,任周实在是抵挡不住这样的辣。而冯音音这才发现刚才夸下的海口这会撑不住了,她没吃多少,就放下了筷子。

    “吃饱了?”任周笑着问。问这话时他语气上扬。带着明显的调侃的意味,显然是为刚才冯音音的食言在打边 鼓。

    冯音音低着头,手摸了摸已经变圆的胃,低声回道:“吃的又点撑了!”

    任周擦干净嘴巴,笑着看向冯音音道:“那就歇会!”他也没吃多少,但不知怎的,他吃的很安心也很舒服,这是鲍鱼鱼翅也无法比拟的。

    冯音音虽然胃是撑得,但见还剩下那么多,觉得有些浪费。可她又吃不下了,左顾右盼中,见到了一个熟人向她走来。

    一个略微高亢的女声传来:“音音?真是你啊!天啊,好久不见,哇,你变化不大嘛!”打扮入时却略显浮夸的女人朝冯音音扑了过来,搞得冯音音也一惊一乍的。冯音音和她拥抱完,仔细在脑海里搜索了一圈,这才想起来这个女人的名字,马欢,隔壁市场班的。

    冯音音很确定一点,就是和这个女人一点都不熟,可眼见她这么热络,冯音音也不好直接回绝。

    “是啊,好久不见!”冯音音浅浅答道。

    “真没想到在这遇见你!昨天我们班级聚会还聊起你了,我们班长张然还说起你和宁远了,你们和好了吧!你们要结婚了是么?张然说接到宁远的帖子了!”她倒是一腔热情的打探,可忽略了大家的情绪。

    冯音音原本以为只是同学见见面随便说两句,哪里想到这一说就说到了重点。提起宁远不说,更震撼的是宁远居然要结婚了!结婚?和谁?这是冯音音第一时间的反应。

    冯音音尽量保持着稳定的语速和气息,微笑道:“是么,新娘不是我!”

    马欢听到这话,脸上现出尴尬的表情,讪讪的说道:“啊,是这样啊!那个啥,我还有点事,咱们改天再聊啊!”说完就匆匆走掉了,连收尾都草草的。她也许是知道自己太过冒失了,可说多了也是错,二话不说干脆逃掉。

    没了马欢,麻烦却还在。任周刚刚冒出的幸福小草瞬间就被燎原了;传奇博物馆。他没办法骗自己,冯音音听到宁远结婚时,那一刻的失落真实的让他有些嫉妒。

    冯音音干笑了下,若无其事的对着任周说道:“吃饱了,要不打包吧!等回去再吃!”

    任周见冯音音不提,他将打翻的醋瓶子又扶起来,装的二五八万的模样说道:“别打了,打包回去宋姐也不会让你吃剩菜的。那我们现在回去?还转不转了?”

    “不转了,脚有点疼了。回去吧!”冯音音揉揉腿,回答道。

    回去的路上,任周开着车,冯音音坐在旁边,两人心里各装着一些剪不断理还乱的愁思。

    快到家时,任周把车听到了一边,直接问出了心里话。“音音,他结婚,你介意么?难过么?”

    冯音音摇摇头,回答道:“不难过也不介意。我只是有些好奇,那个人是谁?”好奇那个人是胖是瘦是高是矮,有没有自己漂亮,家里有没有钱,无非是女人喜欢攀比的这些东西!

    “是谁又怎样?”任周追问道。

    “谁都没关系,能怎样呢?我去大闹婚礼现场?”冯音音对任周的追问回击道。

    她话音刚落,任周的脸上就蒙了一层阴云。还大闹婚礼现场?这丫头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

    冯音音见任周气呼呼的,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调笑道:“逗你的!你也太爱生气了。你放心吧,我没不开心,只是被这个消息惊呆了。至于好奇,那也是人之常情吧!谁能不好奇呢?”

    任周一听也是这个理,他们那段感情毕竟存在过,以前也许海誓山盟过,而现在即便都是过眼云烟了,听到这个消息,也难免产生一种对比的好奇情绪。

    可他是个有着超强控制欲的大男人,关于宁远的任何消息,他都不想从冯音音这里听到。于是,他拉起冯音音的手,轻轻的揉搓着,然后小心眼的说道:“以后不要再提这个人了好不好,提起来我就烦!”他这会有点发小孩子脾气了,可偏偏冯音音就吃这一套。

    任周越是退让,冯音音越是觉得自己没做好。也许这就是退一步海阔天空的大道理了。

    “好!下次我们谁都不要提了!”冯音音高兴的应声回答道。有些事情不说不想,埋葬在过去,这对他们都好。

    任周接收到冯音音的答复,刚才的抑郁散了一大半,心情从晴转多云直接变成了阳光普照。他紧蹙的眉散开,严肃着得脸庞也有了松动,看得人心里也舒服。

    在众多次和宁远的对抗中,任周觉得自己这是第一次有了点胜利的小局面。原本他对饭馆里遇到的那个女人如此聒噪深恶痛绝,可又一想如果不是她说出来,自己和冯音音也就不会又走近一步。想到这,任周又有些释然了,他知道自己对这段感情的信心太少,以至于有个风吹草动他都紧张不已。

    任周重新启动车,往别墅开去。下了车门,任周从车里抱下冯音音,两个人挽着手,旁若无人的进了宅子。旁边的宋管家和仆人见了痴痴直笑,当着任周的面都没表现出来。任周和冯音音一上楼,大家都开始嘀咕起来。

    “宋姐,刚才任先生好像笑了哎!俺来到这还是第一次见任先生笑,怪好看的。”仆人甲说道。

    宋管家听到这话,摆摆手道:“你没见到的多了,行了,都别大惊小怪的了,该干嘛干嘛去!活都干完没,有这时间扯幺蛾子,没时间整理房间了么!”宋管家板着脸,故意没好气的说道。

    瞧她们这些人说的,敢情任周不是人一样,笑一笑都要给他们报备一下不成。不过任周挽着冯音音的那双手,倒真看得他心思萌动。什么时候才能有小任先生出来呢?她都有点着急了。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