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夜王有宠 > 正文第一百六十一章我想试一试
  “这唉,知道你发现了,是,你寻不到那些古籍,因为我都藏起来了,我就是不想你去送死,我知道你一但寻到关于朱雀之心的事情,肯定立马就会去寻。所以前几天我就把关于朱雀之心的所有书籍都藏起来了。你别想了。”

    夜冥这般态度,是再明显不过了,元仙羽知道自己装不下去了,只能全盘托出。他大袖一挥,往凳子上一坐,撇过头,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你别一而再再而三的仗着本王同你关系亲密了些,就一再干预本王和星儿的事情,你信不信,本王将你整个药圣谷都掀了。”

    夜冥的额头青劲爆起,上去一把揪住元仙羽的领口,在他耳畔低语,那双眸里迸发出寒光,似要将元仙羽冻住。

    “你,唉,倔驴,我近日培育出一种新的草药,就快要结果了,那药极热,你再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再试试!!”

    元仙羽急着起身,指了指外面那片花田,有些哀求的语气。

    夜冥扭头瞧着那片花田,前几日他便想问,这长相奇特的六瓣红花是什么药材,原来,是元仙羽培育的新种。他皱眉,既然是新的草药,那就是说,一切未知?这不是在拿星儿的生命做试验么?

    他知道,元仙羽若不是十足把握,他是不会轻易给星儿用药,但也不排除元仙羽这个医痴,为了新药,铤而走险。

    他上前,不顾身后人提心吊胆的眼神,一把摘下一朵六瓣花瓣。

    “此花可有毒副作用?”

    “这花,我育了几代,拿着山里捉来的老鼠都试验过许多回了,暂时没有发现有什么副作用。”

    “若我给你机会一试,还是没效果呢?”

    “那”

    元仙羽语塞,说不出那句那你便去吧。可若真的失败,他还有比拿朱雀之心做药引更好的方法么?

    “终究还是要去的不是么。”

    夜冥嗅了嗅手里这朵无色无味,娇艳欲滴的红花,冷哼一声,丢在了地上,用脚将其碾碎。

    什么新药,什么新种,既然已经知道朱雀之心了,又何苦尝试这种东西。

    “你,唉。”

    看着夜冥将花朵碾在脚下,元仙羽那颗提着的心也仿佛一同落在了地上,被碾压。这个夜冥,到底知不知道他为了救初星那丫头花了多少心血?这花是他这数月来废寝忘食,多次试验,翻遍古籍才育出来的,虽然还未用在人身上,但他也是数次在动物身上试验了的,效果都十分显著,他对这药还是有着几分自信的。

    现在夜冥却视它为废物一般,如此践踏,这小子,真是不识好歹,他若不是念着往日情义,何苦要这般为难。真恨不得将古籍丢给他,叫他去送死好了。

    他负气的走进药炉,开始忙活的收拾起桌面上那些零碎的草药,不言不语。

    夜冥自然不会放弃,跟在身后,屡次站到他的面前,目光灼灼。

    元仙羽垂着头,一瞧着他站过来,他便转到另一个方向,不再正眼瞧他。最后,实在人不下他那慎人的目光,他将手里的草药一丢,就要回房间就寝。

    却不想肩头一沉,回眸,他心中一慌,夜冥的眼眸竟然红了。

    “本王最后说一次,书在哪儿!”

    元仙羽愣了愣,心里有些忐忑,夜冥的忍耐要到极限了,他极少这样,他们认识这么久,他也不过见过几回,其中两回,都是为了初星那丫头。上一次,是因为他放初星去初家禁地,这一次,又因为他不可能交出古籍。

    唉,他原是十分信任他们之间的情谊的,不过,凡是涉及到初星那丫头,看来什么情谊也不管用了。

    “你若想知道,便自己去寻吧。”

    他袖口下的群头,攥了攥,一咬牙,转身,不再理会。这是他最后的坚持,他的脑海闪过第一次看着夜冥热毒发作时候的场景,满床打滚,青劲爆起,衣物都被撕的稀碎,猩红着眼眸,痛苦的哀嚎,好像烈火焚身一般,那时候,他是他第一次见着夜冥流露出哀求的眼神。

    当时他好害怕,怕自己医术不精,不能帮助他,好在后来压制住了热毒。这样的心惊胆战,他真是不愿意再经历一次。

    取朱雀之心,何等困难,那朱雀,脾气暴躁,敏感多疑,别说取心,靠近都是十分困难的事情。何况,朱雀的身后,还牵扯着蛊族人。那一族人向来不太理世事,祖祖辈辈生活苗山,深入浅出。

    上次夜冥无辜偷了几颗人家的宝贝龙丹,人家因为没有十足证据,只能作罢。为此已经对夜冥有所介怀了。如今,他再去将人家的守护兽给杀了,那蛊灵族人断不会再忍的。

    到时候,夜冥便是要和这一族的人为敌了。本来就是个新任王爷,还未结交到什么盟友,就要先多一族的仇家,多危险。他就是赌上这整个药圣谷的安危,他也不能交出古籍让这臭小子涉险。

    “元仙羽,你再往前一步,本王便烧了你这药圣谷!”

    不知何时,夜冥已经点燃一根火把,他目光冷冽,将火把靠近那些六瓣红花,威胁着。

    他知道,元仙羽在考虑些什么,只带,他想要一试。

    “其实,你这般呵护着初星那丫头,她纵然一辈子治不好这寒症,不也能安然快乐的过一辈子么?你又何必坚持一定要她好!”

    元仙羽质问着,这是这么久以来,困扰他最大的疑问,两情相悦,在一起不久好了?为何还非要对方恢复如常呢?不过就是弱了些,夜冥这般疼爱她,能有什么问题。

    “若不是本王,她又何故如此!你没见过,她看见孩子时候的眼神。你没见过,她原来在雪里玩闹的模样。本王真的很想再看她在雪里无忧无虑玩一次,真的想给她一个孩子!”

    他不是一个会将除了冷漠和愤怒以外的表情轻易表达出来的人,可此刻,元仙羽在他脸上,看到了悲痛,那种,似乎丢了最重要的东西,拼命想寻回的悲痛。

    “冥玄!你别逼仙羽先生了,就再给仙羽先生一个机会,按他说的,我想试一试!”

    忽然觉得手臂一阵冰凉,夜冥回眸,目光有些呆滞。

    初星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空盆,元仙羽看了看夜冥手里湿了的火把,撇了一眼初星身后的子庆,心中一跳,缓缓走到子庆面前,将他挡了个严实。

    “你,何时出现,都听见了?”

    夜冥瞳孔震动了几下,心里有些慌乱,她何时来的,方才那些话,她可都听见了??

    “不,没听见什么,但我知道你们在吵什么,为了一个药引,一颗朱雀之是么!冥玄,我知道,关于我的寒症,你一直十分自责,可我从未怪过你。也不觉得得了寒症有什么特别不便,若为了这小小的寒症,就要你冒着生命危险,去干和整个蛊灵族树敌的事情,我不愿。比起玩雪,我更愿意呆在你身侧。”

    她的眼泪,像是秋日的落雨,断断续续,滴滴答答,直击夜冥心脏。

    她从怀里掏出一本古兽书,丢在了地上。今日,她拿了古兽籍,便无聊的翻了翻,瞧见里面写了朱雀,便想了解了解这个叫夜冥痛苦了数年的古兽是个什么样子。但当她看完关于朱雀的所有记载,她的心中便对此番行程有了几分疑虑,本来想着今夜等着夜冥回来,细细旁敲侧击一番,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子庆涨红的小脸。

    还好她还算来的及时,方才他们那般一触即发的对峙,真叫人心慌,若她晚些到,今夜,后果不堪设想。

    元仙羽显然对这突然出现的古兽籍有几分慌张,急忙拾起,而后皱了皱眉头,瞧了一眼子庆。自己竟然忘记了这本书的存在,真是不知道该喜该悲。

    而夜冥,在听到初星说没听见他们的对话的那一瞬间,顿时觉得从未有过的心安。

    他将手里那潮湿的木头丢到了一侧,一把抱住了初星。原是想隐瞒的,现如今,却叫她知道了,他知道她的性格,看来,不给元仙羽机会是不行了。

    “就依你,试一试。不行,我们再想其他法子。”

    他将下颌抵着她的小脑袋,轻声细语着。

    她像冬日的暖阳,像炎炎夏日的及时雨,将夜冥方才一腔杀意,消灭的无影无踪,仿佛刚才一切都没发生,他没有气的红了眼眸,更没有满身戾气。

    “好,朱雀之心的事,以后都不许再提。”

    她轻轻的点点头,松了口气。

    “很晚了,走,我带你回去休息。”

    夜冥紧紧牵着初星的手,和元仙羽擦身而过,留下邪魅一笑。

    瞧着他俩离去的背影,元仙羽像泄了气的球囊一样,在子庆的搀扶下,回到了房间里。

    关上门,他一下摊到了床上,想着方才一亩,真是惊险,这凶神恶煞的夜冥,也就只有初星镇的住了,那丫头一来,这夜冥就算瞬间熄火了一样,说话都轻柔了。

    唉,罢了罢了,总算子庆这小子机灵,不然今夜,就算药圣谷没被烧,那一方花田肯定也是保不住的。算是谢天谢地了。他翻了翻那古兽籍,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很快便起了鼾声。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