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五零俏花媳 > 正文卷第236章婚礼(五更)求月票
  “好了,好了,婚礼快开始了。”花半枝招呼他们道,她自然也看见了孩子们的小动作,有些生活中的坏习惯,得慢慢的改。

    孟繁春如出嫁妹妹似的,忙着帮忙张罗去了。

    程韵铃则陪伴着卓尔雅,忙前忙后的,谁让新郎、新娘没有亲戚,只好朋友帮忙了。

    婚礼很简单,新娘卓尔雅一袭红色呢子及膝的大衣,衬的是人比花娇,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看得出来她嫁给自己的心上人是真的高兴。新郎一身藏青色的中山装,上面的折痕非常的明显,这是从箱底拿出来的吧!

    “娘,卓阿姨好漂亮。”周光明看着红彤彤的卓尔雅眉眼弯弯地说道。

    卓尔雅那副傻笑的样子,仿佛是勾住了珍宝似的。

    花半枝也终于见到了大名鼎鼎的靳非凡,老实说很英俊,以她的眼光还达不到美的级别,不及某人。不过他那忧郁的气质,确实很吸引人,勾起女性的怜惜之情。

    “是很漂亮。”花半枝点点头道,人逢喜事精神爽,卓尔雅笑的那个甜啊!双颊绯红,都不用抹胭脂的。

    “叔叔也好看。”周光明看着礼台上靳非凡笑着说道。

    “嗯!”花半枝轻声回应道。

    “不过没有林老师好看。”周光明目光一直看着他突然说道。

    “呃?”花半枝一脸的错愕,随即摇头失笑,原来那个某人是他啊!这些日子相处久了,眼里也有了他的身影了。

    周光明忽然微微歪着脑袋看向花半枝道,“娘好奇怪?”

    “怎么了?”花半枝低头看着他道。

    “叔叔都不笑吗?结婚不是喜庆的事情吗?我见过结婚新郎都笑的嘴都咧到耳朵根儿了。”周光明仰着脸看着她认真的说道。

    “就是,就是。”大丫她们也随声附和道。

    这个要怎么说,说实话,那不能够。花半枝随意找了借口道,“可能他天生不爱笑吧!”

    “嘘……”花半枝食指放在唇边道,“婚礼开始了。”

    典礼很简单,向画像鞠躬,向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们鞠躬,夫妻相互鞠躬。

    “礼成!”

    接下来樊书记与吕校长分别致贺词,美好的祝福,百年好合、幸福美满,白头偕老……当然少不了敦促他们早生贵子,早日生下G命的接班人。

    在大家喜庆的掌声中,婚礼就结束了。

    花半枝拉着周光明就出了小礼堂,此时月亮刚刚升起来,银色的月光倾泻下来。

    今儿阴历十六,月亮如银盘似的,没有手电筒的花半枝照样看得清路。

    “娘,这下子宿舍里就剩下咱们三人了。”周光明拉着她的手,边走边说道。

    “怎么不好吗?”花半枝拉着他的手摇啊摇道。

    “一下子安静下来,有点儿不适应。”周光明有些惆怅地说道。

    “小傻瓜!你卓阿姨只是嫁人了,她还来医院上班,又不是不见面了。”花半枝宠溺地瞥了他一眼道。

    “那不一样。”周光明摇摇头固执地说道。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等光明长大了要上大学了,也会离开我的,像雄鹰一样展翅高飞。有自己的天空,也会结交新朋友。”花半枝温柔地不紧不慢地说道。

    “不要,我不要离开娘。”周光明使劲儿的抱着花半枝胳膊道。

    “好好好,不离开。”花半枝一把将他给抱起来道。

    小家伙现在说的好听,长大了就迫不及待地逃离家庭。

    花半枝看着紧紧地搂着自己脖子,身体还微微颤抖的小家伙,心疼地拍拍他的后背,这孩子,到现在还是那么没有安全感。

    “这下子卓阿姨放学后不能陪你了,你在医院待着要乖乖的。”花半枝直接转移他的注意力道。

    “娘,不用担心我,院长阿姨很照顾我的。”周光明笑着说道。

    “院长阿姨?”花半枝挑眉看着他道,秦凯瑟,“你怎么跟她熟悉的。”

    “卓阿姨接我放学,送到医院就走了。外面冷,院长阿姨就让我进屋暖和去,这样就认识了。”周光明笑意盈盈地说道。

    “哦!我们光明真是交友广阔。”花半枝开心地笑道。

    皎洁的月光洒在了周光明的脸上,经过三个月补养,他已经从瘦的如麻杆似的风一吹就跑的小家伙,变得健康多了。

    人长高了,也吃胖了许多,胖也只是达到了正常孩子的水平。

    五官精致的脸上有着圆嘟嘟粉嫩嫩的婴儿肥,捂白的肌肤衬得那两道秀气的眉毛尤其的黑,嘴唇的颜色也分外嫣红鲜明。

    真是漂亮又可爱,人见人爱!

    花半枝抱着周光明回了宿舍,伸手看着他道,“糖呢?”

    “哦!”周光明将糖递给了花半枝,花半枝用热水冲了冲,塞进了他的嘴里。

    “橘子味儿的。”周光明嘴里含着糖说道,“晚上不是不能吃糖吗?”

    “今儿破例。”花半枝看着他说道,“我们一会儿刷牙时多刷一会儿。”

    “哦!”周光明点点头道,眨眨眼看着花半枝道,“娘,婚礼结束了,怎么程阿姨还不回来。”

    “可能要闹洞房吧!”花半枝随口说道,不过心里想着这洞房可能闹不起来,新郎官脸那么臭,能闹得起来才怪。

    话音刚落,程韵铃就推门进来了,“你们回来了。”

    “程阿姨,没闹洞房吗?”周光明好奇地问道。

    “不知道,我把尔雅送到新房就回来了。”程韵铃看着他们俩说道,一欠身坐到了炕沿上,把兜里的瓜子花生抓到了炕桌上。

    “干爹呢?干爹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吗?”周光明吸溜着口水说道。

    “嘴里含着东西就不要说话了。”花半枝屈指弹了在他头上他个爆栗道。

    “哦!”周光明点点头道。

    这一回程韵铃真的很生气,到现在都没有跟孟繁春说话,有光明在也不好说话。

    “娘,糖吃完了。”周光明看着花半枝道。

    “走走,咱们洗漱睡觉。”花半枝拉着周光明一起去洗脸、刷牙、洗脚,哄着他睡着了。

    花半枝盘膝坐在炕上,双手环绕放在抗住桌上看着她道,“还在生大哥的气啊!”

    “孟繁春是个混蛋,大混蛋,臭鸡蛋。”程韵铃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骂道。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