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一仙双魂 > 正文第一百二十五章
  到底是不是邪修,只有去察看才能知道。

    五人围坐一起,讨论着。

    社北:“我看还是回去告诉师门为好!”

    左羽:“但是,刚刚那个修士已经被抓了,看来是要被杀!”

    齐诗娇:“我们现在要想的是怎么逃!”

    夏迎:“为什么这个地方没有邪气?”

    君灵四周查看:“那个石碑!”

    石碑就在他们的后面,镶嵌在墙上,被一些叶子挡着。

    绪灵拽开上面的叶子,就见上面刻着‘清湖宗’。

    “宗门石碑为什么会在这?”绪灵皱眉,“我们宗门都是放在门前正宗,一是祭拜,二是镇守。”

    几人过来围观,看了半天,也没有任何发现。

    突然,石碑上方正中,突然裂开,一直裂到底部。

    “怎么裂了?”绪灵说着就上去摸。

    里面突然一阵吸力,绪灵被吸进去半身,齐诗娇和夏迎一人拽一个腿:“绪灵!”

    “拽住她!”

    社北和左羽分别拽着齐诗娇和夏迎,小白和小鸣咬着绪灵的裤腿,君灵拽着能量绳。

    但是,里面的吸力太大,直接把他们都给吸了进去。

    @

    “你们这样残害修士,是不得好死!”之前被抓的修士一路嚎叫,眼睛都要凸出来了。

    前面拽着链条的两个人,就像没听到一样,继续沿着阶梯向下走。

    这里的邪气不是很浓郁,越向下走,越淡,走到底部后一点邪气没有,都是纯洁的灵气。

    “呼~,这里的空气好啊!”

    “当然好,不然这些修士怎么养的那么好!”

    “唉!也不知道我们没什么这么做?”

    “闭嘴!不想死就不要说!要死你自己死!”

    “我不就是唠叨一下!”

    他们打开一个牢笼,把后面链子上的人解开,关了进去。

    殷飞驰用法力不停地攻击牢门,外面两人嘲笑他:“不用白费力气,这个可是洞虚期修士加强过的,你好好修炼,有可能打开它!”

    他不听,还是使出全力攻击。

    两人走后,这个大牢里就只有他攻击的声音,安静地可怕。

    “喂,有没有人啊!救命啊!”

    在他对面突然出现苍老的声音:“不要喊了,这里都是被关起来的人,没有人救你!”

    “你是谁?”

    “我是谁?呵呵好问题!”

    殷飞驰烦躁地说:“你是傻子?”

    “放肆!”一个年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不得对师傅无礼!”

    苍老的声音说:“不用了,还什么师傅啊,我都保护不了你们!”

    “师傅!”

    “不是的师傅,你只是被邪气封住丹田和识海。”

    “我们都知道,他们看起来不是邪修,其实都已经是空壳子了!”

    “对!”

    一时间出现好多声音,听起来都很年轻。

    苍老的声音叹口气:“你们不要修炼,就算是老死,也不能修炼!”

    “是!”

    殷飞驰好奇地问:“为什么?在这里修炼高了,不就可以出去了!”

    等了半天没有回答,他急切地说:“说话啊!”

    “啊!”

    “哎吆!”

    “噗通!噗通!啪叽!”

    第一声,绪灵的叫喊,第二声摔在地上,第三声,夏迎和齐诗娇,社北和左羽,小白和小鸣,君灵在绪灵识海里。

    君灵出来后,用玉叶裹着他们,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没事!就是摔了一下!”

    “那个石碑到底带我们到哪了?”

    “不知道,周围看不见啊!”

    殷飞驰听到声音高声喊:“喂,是不是来救我的?”

    社北侧耳听听:“好像是刚刚那个倒霉蛋!”

    殷飞驰气道:“说谁倒霉蛋!有本事过来打一架!”

    君灵双手合十:“我试一下!绪灵!”

    “好!”

    绪灵提供灵力,君灵控制着玉叶不断扩大,拿出玉笛,吹奏着攻击法术,四周乌黑的的环境开始慢慢变淡,从君灵他们脚下开始,彻底消失。

    殷飞驰眼前的画面也在变化,之前只是黑洞洞地,现在可以清晰地看见这是一个环形监牢,中间站着六个人,两只兽。

    各个牢房里有人的,都激动地跑到牢门栅栏:“你们是救我们的吗?”

    “快就我师傅!”

    “对,只要就了师傅,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绪灵一眼望去,除了几个笼子没人,其他的都有关押人,有的是一个,有的两个,总共三十个笼子,就有二十几个人。

    社北:“你们这是?”

    殷飞驰挥手喊:“喂!我在这!”

    他们最熟悉的就是殷飞驰,是看着他被抓的。

    社北走过去,打量他:“你一来就被关在这了?”

    殷飞驰激动地点头:“是啊是啊,救我啊!”

    社北用法力试了一下:“不行,开不了!”

    对面一个老者说道:“没用的,你们只有元婴后期修为,打不开!快跑吧!”

    夏迎走过去问:“前辈,我们几个是被清湖宗的石碑吸进来的,不知怎么出去!”

    “石碑?”老者睁开眼,看着他们几个人,“你们是说山门下面那个?”

    “对啊!”齐诗娇说:“那个石碑竟然有裂缝!”

    “唉!”他站起身,四肢都有链子锁住,“看来师门不行了!”

    “师傅!”对面所有徒弟开始叫喊。

    老者对着外面的几个人说:“不知几位是否有方法救我等出去,既然石碑选择你们,就说明有办法!”

    “选择我们?”绪灵他们相互对视,“石碑还能选人?”

    老者看他们疑惑,讲解道:“宗门石碑是一个宗门的基石,它链接着宗门的掌门的性命,也是宗门命运走向。”

    “啊?”社北想着师门的石碑:“我从来没有好好看过师门的石碑,我以为它就是一个装饰!”

    “一些大的宗门,根基深,底蕴足,出现很多天才修士,宗门的石碑就会越锃亮,越大。”老者继续道。

    左羽想到刚刚的石碑:“所以,你们宗门的那么小,而且有裂痕”

    “唉!师门就要消失了,你们被它吸进来,说明这是最后一条路,救师门最后的途径!”

    几人转头看着绪灵,刚刚那个石碑可是吸收她进来的!

    “我?”绪灵呆萌地指着自己,“我有什么?罗盘?”

    君灵急忙摆手:“可别,我不想去异时空!”

    “那”绪灵低头琢磨:“有什么?”

    老者又说:“还有我身上被邪气封住的丹田和识海!”

    君灵说道:“那没问题,我可以帮你!只要是邪气,我就可以!”

    “多谢诸位了。”

    齐诗娇见其他人都在思考,无所事事地问:“前辈,你说石碑链接掌门是什么意思?”

    老者还没说,旁边的徒弟就抢先道:“我师傅其实是清湖宗掌门!”

    “现在的那个其实是强了掌门之位!”

    老者看着她说:“宗门都要消失了,我就讲给你们听听!”

    宗门在变更掌门的时候,上任掌门会把掌门信物交给新掌门,也就是转移石碑的连接人。

    如果宗门突变,弟子死伤很多,掌门可以开启石碑阵保护他们,只要掌门不死,石碑不灭。

    石碑也可以抵挡掌门受到的伤害,他们相互依存。

    “哦~,好办法!”

    绪灵想了半天,也没想出自己有什么方法,烦躁地挠头发:“我还是想不出来!”

    左羽可惜道:“要是云前辈或者秦前辈在这,应该就有办法了!”

    “翊天!”

    “师兄!”

    绪灵和君灵两人,同时两指点着眉心,然后手掌展开,一颗珠子出现在手心。

    社北恍然大悟:“说的是它们!”

    黑龙和白龙一出现,两只就又掐上了。

    “怎么哪都有你?”

    “哼!我跟着我女人,关你屁事!”

    “我也是跟着我女人,你女人不是在我女人身体里吗?”

    “那又怎样!想打架!”

    绪灵和君灵赶紧阻止,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停!

    “师兄!”

    “翊天!”

    黑龙贱贱地飞到君灵身边,卷着她,“什么事?”

    白龙深情地注视绪灵:“什么事?”

    “把禁止打开,不然我们出不去!”君灵说道。

    “我们被关在这了!”绪灵说。

    两条龙为了争先,同时出动,这里的禁制就像豆腐一样,被两只龙一爪子挠开。

    君灵和绪灵不让他们多待,直接收回去。

    禁止破开,里面的人都可以出来,大家合力打开老者身上的锁链,君灵用玉叶破开控制他的封印。

    监牢出去的台阶也出现了,但是外面的邪气开始入侵这里。

    “走!”老者可以使用灵力后,这些邪气根本不是问题,他冲出去一挥,周围的邪气就被驱散。

    禁止破除,上面那个假的掌门就已经知道了。

    “不好!谁把监牢里的禁制破了!”夏柏就是那个假掌门,他嫉妒自己的师兄元高峯,把他关了起来。

    又想追上师兄的修为,只能和别人合作,获取资源。

    “来人!把邪物放出来对付他们!”

    “是!”

    他拿上法宝,向着监牢方向飞去。

    元高峯带着弟子,绪灵他们跟在后面,一路跑到监牢外。

    夏柏已经带着手下在外面等着,后面放着很多笼子,里面放着很多奇形怪状的邪物。

    “这不就是之前在撑天柱攻击我们的邪物吗?”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