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快穿之主神大人有点慌 > 正文卷45被世界遗弃的孩子03
  车易波看到她的状态,双眼顿时一亮,赶紧翻过一面纸,在另一面纸上,当着她的面下一道驱魔符,随后又画下五行金木水火土符。

    期间她一眨不眨的看着车易波手中的笔在空气中顺畅滑动下勾勒出的符号,她的双眼落在纸上的符,而识海中,那笔再次开始勾勒出这几道符的整体,雾寥观察之下,手突然有些痒,她想试试看,随即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车易波看着雾寥见得他画完后一言不发的转身朝着上楼跑去,再看那离去前那双眼中,散发着闪亮的光芒让他无法忽视,他心中顿时如雷鼓般轰隆,心道:难道这个孩子真的看懂了?

    是的,雾寥看懂了,那笔在她的识海中画下整道符后,她就懂了这符的整体流向和画法,这对于她来说只是照葫芦画瓢,第一步只是在纸上画下符这并不难。

    回到房间后,她拿起桌上的纸笔,开始按照记忆中的画了起来,刚开始的时候,她需要十秒才能完成一个定身符,而且中间也有断续,并不连接,但再画第三遍的时候,这道符只需要两秒就可以不间断十分顺利的画了出来。

    但是在画驱魔符的时候,虽然将符画了出来,但是中间画了三遍还是不太顺,总是有中断,不仅如此,连着五行符都是在一个点上,当画到那个点上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停顿一下,感觉手怎么都无法熟悉那个地方的时候。

    这时,她停了下来,再次仔细的看着车易波画的符,一遍又一遍,然后又拿出那本纸质的书,看了起来。

    一个小时后,雾寥突然一个惊呼:“我知道了!”。

    雾寥将那符文书籍放在自己的左边,将车易波画的放在右边,然后拿出空白的纸,花了三分钟的时间,便将驱魔符和五行符画在了白纸上,并在上面写上自己的理解,标上标记,随后,她将白纸撕成一块一块的,分成六个部分,放在书桌上。

    雾寥站上了椅子,从上往下看摆满一桌的符和上面自己写的理解,仔仔细细观察起来,期间还不断改变符文所放的位置。

    当符文转变第五次的时候,雾寥发现了其中的规律。

    随后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她又跳下椅子,拿过那本书籍,从一边拿过一叠白纸,画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将书籍里的符全部按照原来的样子画了下来,随后又花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给它们分成了三大类,雾寥见场地不够用,直接清理了地面,将符铺在了地面上,然后站在桌子上往下看,之后还分别经过东南西北四个不同方位看这些符的位置。

    终于,她发现了所有符中的一个规律,只要按照这个规律学这些符,就完全不成问题了。

    第一部分,一共有一百多个符,这几符前半段一模一样,只是在最后两个符号或者说两个字上稍加改动。

    第二部分,前段开端不变,后段部分上开始改变,结尾又不变,相当于变的是中间部分,就好比之前是AABB形式,现在变成ACBB形式。

    第三部分,又可分小部分,是在一个符上延伸而出,就好比五行中的火符,加上一个符号,就可以从简单的火符衍生为具有攻击型的火爆符,在比如简单的木符,最简单的木符的作用就是催生植物生长,但在此基础上,就可以衍生为藤木符,相当于衍生出的藤木可以具有意识有攻击性。

    之后,雾寥还发现形式上的区别,完全可以把这一千多个符看做阴阳中的乾坤八卦,周易八八六十四卦,八卦中乾、坤、兑、巽、坎、离、艮、震分别对应八个方向,之后由这八卦按照方位衍生出六十四卦,一卦中又由两个单独的三爻所组成一个独立的六爻,而根据这六爻中的属性,将一千个符分别对应进六十四卦中六爻的属性,就可以组合成一个完整的阴阳八卦图。

    所以说,任何事情都是一个循环,走了那么多的路,还得看起点。

    有了这个发现,雾寥将这几个符按照乾坤八卦的顺序开始摆列符,将选出的几个符放在首要的放在八个方位上,然后依次在这几个方位上加上类似同属性的符,就这样,偌大的房间地板上全部铺满了雾寥所画的符。

    时间一晃就过,眨眼就到了晚上,车易波没去打扰雾寥,在烧好了晚饭才上来叫雾寥,这个时候,看见雾寥这一地板的符,再匆匆一瞄,熟悉这些符的他自然一下子就看清楚了这其中的规律,饶是他也不免笑了出来:“你这小子啊!!哈哈!!若是当年我有你这脑子,我师父当时也不至于被我气死。”

    雾寥见他要走进来,连忙说道:“师傅别进来,我出去就好,我这好不容易排起来的,你莫弄乱了。”

    晚上,天彻底黑了,四周除了虫子鸣叫的声音没有其他声响,此处又不见人烟,着实冷清。

    在这半山上,就跟古代一样,没什么其他活动,只能看看月亮,而且这阁楼这里没有通电,平时车易波用的手机还是太阳能的,更别说电视和电脑了,实在是有些无聊。

    雾寥晚上一般就是在屋子里修炼,但是今日有那些灵感在,雾寥怎么都静不下心,索性直接躺在床上,侧身看向地面的那些符,正巧,这时候月光洒在这些白纸上,雾寥这一眼看去,就再也移不开眼睛了。

    地上的符是按照阴阳衍生八卦再加四十八卦这样的方位排列,从而形成一个圆圈,而在这些白纸的符面上,雾寥竟然看出了一个线路十分清晰的图案来,特别是在月光照耀下,这些图案都似活了一般跳跃起来,原本一些中断了的符号,也在这一瞬间通通连了起来,随即脑海中骤然一通。

    这下,雾寥哪还睡的着,通过现下的发现,雾寥不用死记硬背,整整一千多个符就自动的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什么符对应在什么位置分别是什么属性,雾寥一一明了在心中,并且按照她在修仙界中的见解,还可以将两道符生成一张全新的符,此前那些完全不相同的符在雾寥的眼中,都变成了一张图,也可以说一张完整符。

    这就似九九乘法表一样,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一三得三一般,一在首要的位置不便,变得在后面,但只要把首要的位置抓牢,后面的位置不离本宗,其意思都是一样的。

    雾寥躺着床上一直想着脑海中的东西,直到快凌晨天亮的时候才睡着,在她睡着后,在她眉间突然生成一条血痕,非常的细,眨眼便消失了。

    到了早上车易波过来的时候看到雾寥睡的十分熟,叫了几声没叫醒就作罢了,看着这一地的图案,想来这孩子晚上应该也一直在努力,便早饭放在门口,随后就离开了。

    雾寥是在快中午被饿醒了,起身看到门口的早饭,下床将地面上的纸都收了起来,既然记住了,便不用这么摆着了。

    然后洗漱了番,将已经凉了的早饭吃了下去,随后打算去找车易波说明自己的情况的,没想到他不在,雾寥就直接跑到了车易波的书房,想拿黄纸和朱砂真材实料的试试看。

    雾寥找了好一番才在书柜里找到一罐朱砂和一只小楷笔,她想也没想就将它拿了去,却不知道,这朱砂是车易波的珍藏,且朱砂并非一般的朱砂,而是混合各种兽血,经过五十几种程序制作而成,而且还是他亲自制作的。

    拿到朱砂和笔之后,雾寥定了定神,将沾有朱砂的笔放在黄纸之上,起先并没有下笔,而是在脑海中不断的勾勒出此次要画的驱魔符的摸样。

    驱魔符,此符不难,对于车易波来说用的也是非常多。

    就在这时,雾寥眉间的那条红痕再度出现,雾寥睁开双眼,心中一定,手上似乎放空一般,轻轻落下,眨眼间一气呵成,竟然两秒就画成了符。

    看着桌面上红色和黄色交错而成的符,其上竟有流光划过,最后引入其中,雾寥眨了眨眼,十分高兴。

    不知何时站在门口的车易波,见雾寥完成符后,同样高兴的说道:“拿来我看看。”

    车易波原本是回来取书柜里的朱砂一用,回来的时候却看见雾寥举着笔沉浸在自己的思想中,他知道此刻不宜打扰雾寥,便静静的在门外看着雾寥的举动,原本平静的心在看到雾寥眉心的那条红痕时,最终忍不住变了,整个人激动不已,连着双手都颤抖了起来。

    雾寥见到车易波,拿着这张符跳下了凳子,将它交到了车易波的手上,等待着他的评论。

    没过一会,车易波笑道:“哈哈!好好好!”

    没想到,这一看,车易波一连说了三个好,眼中的欣喜也是越来越浓郁,随后将这张符交给雾寥道:“这这张驱魔符你自己放好,它的品质是上等,对付一般恶灵非常有效,还有一点,有件事情我要于你说明白。”

    雾寥将符纸按照车易波教的,折成三角,贴身放到自己衣服内边缝的袋子里,见车易波脸色有些严肃,不禁紧张了起来,点了点头道:“师傅请讲。”

    车易波看了雾寥的眼神,正了正色道:“关于你体质的问题,我没想到你竟然是我们道家里面难遇的通灵体质。”

    雾寥皱了皱眉:“我是通灵体质?这体质很不好?”

    [新笔趣岛]百度搜索“www.369xs.net”